Sku Ha Gået Hjem

啦啦啦

我真的很饿很饿:

我其实并不孤僻,甚至可以说开朗活泼。但大多时候我很懒,懒得经营一个关系。还有一些时候,就是爱自由,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。当然最主要的,还是知音难寻。我老觉得自己跟大多数人交往,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维度,很难找到一个像我一样兴趣一望无际的。

你无视这些具体而细微的差异,就会觉得 人都应该择那些众所周知的善而从之;你除了 识破别人的缺陷外再无兴趣,就会把自己的优 越条件视为理所当然,还要扭捏地说一句" 我们共勉。不过,冯唐就算有错、他也是错 在单纯上,而单纯呢,又实在不是一种适合被指责的品质。